在特朗普时代打击恐惧和无知

特朗普总统就职两天后,我参观了巴尔的摩伊斯兰社会*作为耆那教穆斯林宗教间交流的一部分,我自己是耆那教徒,我最亲密的几个朋友都是穆斯林为了了解其他宗教,我访问了很多过去的清真寺我不认为这次访问会有任何不同但是在游览中心并与巴尔的摩穆斯林社区的成员交谈之后,一次交流困扰着我

Continue reading